新年

转瞬又是一年,每年的这个时间我都会留点感触。时间可真快,常常让人觉得人生苦短,一切如南柯一梦。

从现在开始又多加了一岁。对于二十多的人,三十岁近在眉睫,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到了。
还是转入正题吧,其实也没有什么,这里就是想到哪写到哪。

晚上看春节联欢晚会,百度很抢眼,看了是为了那个负面效应下了血本,极力改善跟ccxv的关系,不知道赞助了多少钱。看到好几次镜头扫向李彦宏,坐在前面,想必是跟央视套近乎。

以前过年老是觉得好像有一个很大的跨越,除夕那天是明显的分界线,界定了两个不同的时间段。现在倒不觉得怎样,只是很普通的一天而已。无非是吃点饺子,放放鞭炮,仔细思考进去,分量占的最多的,应该是春节联欢晚会。

近一些看,这并非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五十年前甚至都没有电视机,绝对不会有这个概念。但是现在过年如果少了春晚,我们也许会觉得有些不完整,新概念的引入,悄悄的改变着我们的文化形态。

看电视的时候我就在想,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春晚中的概念很少,那些歌舞应该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相声最多也是近代。戏曲可能是真正能说的上是传统的东西, 看起来好像我们这么多年的历史文明,留下的东西似乎不多。

晚会只是一种娱乐形式,谈不上太多文化,用民俗风情来形容确切点。我们真正的传统,不在于贴对联吃饺子,儒家道家等的传统思想,才算是精髓,加上历代大师们的思想言论,应该称的上是我们文化的主流。

现在有点意兴阑珊,想睡觉了,虎头蛇尾,本来想些长篇大论的,可能是想法比较零碎,不成体统,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改天理清思路了再补上。

我们的社会

前天早上六点钟我起床去火车站买票,稍微吃了点饭,加上路上的耽搁,七点左右到的,排到了前面被告知已经没有票了。因为是春运,我也知道票比较紧张。

昨天我痛下决心,一个通宵未眠,四点开始在车站排队,最终只是买了一张没有座位的票。我实在是没有料到车票会有这么紧张,先不说这个吧,讲讲我买票时的见闻。

我四点钟的时候开始排队,当时前面也就两三个人,为了打发时间,我拿着手机玩游戏,用SEGA的模拟器玩Aladdin,一关一关的通。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开始变多,开始有一两个人跟我说过去站到前面。我也不太在意,尽管觉得这样子插队很不礼貌,也没有太理会他。然后人越来越多,我买的是学生票,那个窗口前就是一帮学生在排。五六点钟的时候,又来了几个往前插队的,这些人很明显都不是学生。没有一点道德素养,强词夺理地说他/她就在前面,说早就在那了,什么昨天就在那占位置了,唉,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么?一个小妇人硬是往里挤,我有点怒了,跟她争辩了几句,后面的一个哥们也不让她往前插,有几个从前面的护栏上跳了过去,看这些人的样子,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票贩子之流吧,也可能是从事其他工作的,但是看起来他们这样干久了。队挤得很紧,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学生还好一点,那些社会上的人们实在是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挤的扛的,你会发现在这里道德之类的早就消失殆尽。六点半的时候开始售票,先卖学生票,那些插到前面的人即使买不到票也不愿意往后边退。我到了前面,那里有一个可以转动的铁的把人隔开的东西,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想必应该有术语的。还是那帮人,挤在周围,让我没有办法过去,有人直接从下面钻了过去,甚至有几个学生装扮得小女生也从下面钻,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硬是推着把那个转环什么的推了半圈,大致到了窗口前,买票的时候旁边一个妇女说来说去,可能是因为我推那个转的东西把它挤向旁边了吧,所以就一直说些很难听的话,我不想再重述了,我跟售票人员谈话买票,她在一边说来说去,当时我真的有点怒了,甚至想挥拳朝她脸上打过去,但是我的修养告诉我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当时买不到有座位的票,心情也比较坏。出去的时候那些人说从下面钻吧,冷嘲热讽,我没有理会他们,从上面跳了过去。

这里也许不是社会最阴暗的一面,但是可以窥视出很多东西。我已经对中国人丧失了任何的信心,贪婪自私,当然,我不否认我们的社会有一批精英和高尚的群体,但是到整个社会上看看吧,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这般碌碌之辈,每个人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一点社会责任心。

我在想,我能改变这个现状吗?不禁失笑,自己也不过蝼蚁。假设我是国家领导人又能如何,对于中国数以十亿计的人口来说,过年春运,交通工具也有它的极限,谁也没有办法彻底的解决,只能简单的缝缝补补。

也许每个人牺牲一点自己的利益,或者多考虑一下别人的利益,整个社会达到的利益平均可能会更大一些。但是谁又能说服这些愚昧的人们甚至投机取巧不顾一切之徒?

随着我们的教育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新一代的人成为社会的主导,可能这些现象会好一些吧,至少我觉得受过一定教育的人都会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

这里所看到的,只是整个中国社会简单的一幕罢了,有更好的,更差的。我整日在学校学习,刚刚要迈入社会,很多东西,还没有看到,想法也比较理想主义。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大致可以从科学,社会,艺术等各个方面来衡量。中国当前虽然经济逐渐的进步了,大部分人的思想道德却不见提升。我昨天所经历的,让我对社会的看法深刻了许多。假设我们能够创造的物质财富足够的话,情况可能会好点,但是总有一些事情不可避免的牵涉一些问题。衣食足而知荣辱,假设能发明一种新的交通工具的话,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就像从一个门走向另一个门一样,大家也就不存在这些春运问题了。但是,其它也会有一些问题,让一些人显现出来邪恶的本质。

科学家对这个社会的影响,比政治家要更大一些。新的技术发明,可以改变这个社会的进程和人类生活方式,政治家只不过在具体的执行上让人看得到更加实际一点的权利而以。我们文明的演进,每一次重大的改变都是由科学和技术带来的。

从买票回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解决春运以及各个衍生出来的问题的最有效的方法,需要新的技术和交通工具。至于买票,则可以利用互联网以及电子商务,提供一个更便捷方式。

不过无论怎么样也无法避免那些没有公德心的人们作出一些过分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来了宗教,也许它可以解决一些人的价值观问题,但是也没有办法让我们的社会完全的摒弃那些低俗和下流。

千姿百态,精英糟粕,高尚庸俗,社会就是这个样子。这些都是一个社会不可避免的形态。我们可能只可以尽力的去改善某些部分,将他们造成的不利影响减少到我们所认为的最小,仅仅能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