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又是年终,2013年就要过去了。

眼睛的情况暂时稳定住了,买了个屏蔽蓝紫光的夹片,又戴了个帽子,把那些波长短能量高的伤害眼睛光线阻挡了大部分,至少最近疼痛没有那么厉害了。

想做的几件事情都不了了之,几点原因:找不到合适的人,自己决心不够,健康和惰性因素的影响。

上周末冬至,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二十八岁了,时间流逝,不经意间已经快步入中年了。看看自己还是一事无成,上学时那些理想志向,几乎已消磨殆尽。现实中到处受挫折,当年那些妄图改变世界的想法,现在想起来不禁苦笑,笑自己年少轻狂。但我知道,这些想法还隐藏在内心深处,只是在逐渐淡去,

“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物,悲守穷庐,将复何及”,我还清晰记得父亲当年在黑板上写下来诸葛亮的诫子书时的情景,是在讲出师表的那堂课上。直到今天才深刻咀嚼出这段话的意义。

我曾不止一次思考,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有人想做一番大事业,有人选择嘻嘻哈哈过一辈子,有些人过一天是一天,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嘛。我以前很看不起后面的几种人,现在却觉得没啥不同,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作为一种复杂的碳基化合物,大脑都是天天在发生化学反应,结果没啥意义可言。我们活着,不都是为了刺激大脑,获得我们称之为愉悦满足的化学状态么。什么高尚,荣耀,真理,不过是我们称为地球的大石头表面上的微尘般的化合物体间冲突交互的微不足道的表现罢了。

记得看过Daniel Dennett的一个演讲的视频,具体内容找不到了,他当时大致是说:作为一名哲学家,我最被经常问道的问题就是我们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就准备了一个到处都可以应付的标准答案,那就是选择一件你认为对的事情,并坚持做下去并从中获得乐趣。

说实话他的解释等于没说,或者太宽泛,用来敷衍广大的提问者。

最终决定我们行为的还是大脑底层机制,那些激素化合物,如何使大脑获得愉悦而不是悲伤才是奠定我们行为的最基本的因素,或者说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只是人类的高层次理性把这些底层因素巧妙的隐藏了起来。

那么我认为正确而该从事的事情是什么呢?可以罗列一排,人工智能,机器人,新能源,意识的本质,室温超导……..

那为什么我现在不义无反顾的去做呢?那是因为这些东西离现实还有很远,在这个世界上,首先要谋生,其次才能从事爱好。这些东西偏重研究,除非有人开工资才行,但作为业余爱好,每天都可能会去思考可行的解决方案。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必须拥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才能引导社会的走向,比如投入几十亿进行人工智能相关的研发,而这是政府才有能力做的事情,这正是权力的力量。

但是谁又能看清楚未来的走向呢?大部分努力不过是徒劳罢了,只有少数才能成功。也许人工智能是不可实现的,也许能源解决方案受到理论物理的制约。生活在1900年左右的人们预料不到100年后芯片对我们社会的影响,我们也很难预测100年后该有什么技术或者事物形态出现,只能把自己的时间精力花到看似可能性最大的事物上,尽管是徒劳,但总要去选择。

现在炒的比较热的,更现实具体一些的几个方向:移动互联网,无人机飞行器,智能穿戴/家居设备……大部分看起来竞争激烈并且不太靠谱,但是,除了这些更好的选择似乎不太多,当找不到更好的目标的时候,总要做些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