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

上周二爸爸突然打电话说奶奶不行了,便匆忙赶回了家中,仅仅见到遗体最后一面。

之前奶奶身体一直很好,上次回去还给我摘柿子吃,很健康,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医生说是心肌梗塞,是急性致死疾病。

奶奶今年79岁,也算高龄了,生死有命,挡也挡不住,平时身体这么好,没人想到会这么快。事情好坏分两面,我过去一两年眼睛天天疼痛,深知疾病折磨的滋味。无疾而终,不受长期病痛的折磨,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并进行了仔细的思考。为何死亡总是令人畏惧,充满悲伤?或说,求生的本能令我们避开它。生物大脑设定的正确道路就是生存,无论如何的艰难。

死亡本事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就如一觉睡下去,倘若不再醒来,怎会感觉悲伤?悲伤在于知道自己要死了,而有许多事情牵挂。倘若一个人在世间饱受折磨,死也许是一种解脱,但要是在人间享乐,却是对死亡充满畏惧。但饱受折磨的人同样畏惧死,许多人苟且偷生,可能是生物进化的本能吧,只有想尽一切办法保证自己生存的生物才能在进化的自然选择中胜出。

假如自己知道明天就要死去的话,那么考虑现在的心情倒是件有趣的事。我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完?什么东西要告诉别人?我活到现在做了什么事?我这一生的意义是什么?我最遗憾的是什么?假如再给我多少时间我会去干什么?我还有什么牵挂羁绊?

当面对死亡的时候,我们开始真正思考人生的意义。

从纯粹唯物的角度来看,人就像一台上足发条的机器,自动运作,不断更新状态,眼睛、耳朵、触觉等接受外界输入,并通过运动、声音进行输出,通过输入改变大脑内部神经元连接,并根据不同大脑结构和输入产生相应输出,不断与环境交互作用,直至这台机器磨损坏掉,停止运转。

如此看来人不过是一台精巧的自我复制机器罢了,意识在这里丧失了一切意义。哲学家有一个术语,把那些天天按时运转,谋生做事,不去考虑存在意义的人称作僵尸。放眼望去,大街上人来人往,谁知道他们不过是一台台装饰着衣服的巧妙机器呢?

也许人类除了机械式的躯体以外还存在另一种微妙的东西,就是笛卡尔所谓的思考着的自我,或者所谓的灵魂。

躯体是否可以标记一个人?有些电影里会有两个人换了身躯的情节,但周围的人并不认为这个躯体就是那个人,真正标记一个人的,是他经历过的事情和记忆的总和。比如我们遇到一个小学同学,形态大变,并不能认出,而去通过聊天,说当初怎么怎么样,什么事怎么了,最终才说,你就是那个谁谁谁啊。

人的意识停止之后,躯体还存在,只是我们无法跟它交互作用,无法通过问答的形式读取他大脑中的信息。而随着新陈代谢的停滞,这些大脑状态逐渐损坏,慢慢归于尘土。

我并不畏惧死亡,如果让自己考虑下有什么牵挂值得活下去的话,那就是花费许多年的努力去获取了知识,有许多疑问需待解决,最主要的,就是意识的本质,思考的自我,到底机械的肉体如何产生自我意识?这也是笛卡尔之类的哲学家一生在探求的问题。当我每次思考各种问题,最终都汇总到这个问题上,我想这是我活着最值得牵挂的事情。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夫子之言,于我心有戚戚焉。

我们说盖棺定论,人死之后才去思考他的一生,评价功过。对于奶奶的一生,是普通的平凡人,没有什么大事和有争议的评价,也没有人去著书立传。每次过年回去都会问她一些过去的事情,但也是些很模糊的东西,大致简单的记录一下我所知的事情。

奶奶出生于三十年代,她的父亲当年被国*民*党抓壮丁抓去当兵,去了台*湾,至今下落不明。据她讲,当初国*共*两*党在我们那边拉锯战,打过来又打过去,她舅舅从事共*产*党的工作,当时她还去给八*路*军通风报信,后来好像她舅舅被国*民*党处决了,没赶上解放后出头。还讲过当时我们那里过中央军,什么郭银坡的部队。

解放后经历过各种运动,还讲过当年跟爷爷一起去三门峡还是哪里修过水库。当年化工部下放到我们那边的五七干校,她说那些干部很想跟他们沟通接触,有个干部在地头跟她聊天,给她茶叶喝,她不太懂,倒掉了,那个干部还很可惜。

本来今年还准备回去问她些过去的事情,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奶奶晚年笃信基督教,每周再忙也会去教堂,常常劝我信服上帝,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她还带我去守礼拜,让我念圣经给她听,我在上高中的时候经常跟她辩论上帝的存在性,始终不承认自己皈依上帝,上大学后就渐渐不跟她争了,尊重她的信仰。临死的时候她还在说,“我不行了,叫主接我”。若是有上帝的话,应该是眷顾了她,儿孙满堂,无疾而终。

葬礼上教会对她的追悼辞写的还不错,便要了一份,附在这里,算是对她简单的评价吧。

今天我们大家都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这里为xxx老人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思。今天xxx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噩耗传来,四面八方无不悲痛,无不为她的去世悲伤。

今天应本主邀请,按基督教的教规教义,为xxx老人殡葬,我作为教会代表,表示沉痛的悼念,并向其家属表示亲切的问候。

生从何来,死往何处,今当何为,是历代哲学家、宗教家在探索的真理,也是每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惟有对这三个问题寻得了正确答案,才能领悟人生的真谛,拨正人生的航向。

在xxx的短暂人生里,虽也尝尽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但她找到了人生真谛,悔改信了耶稣。她不怕苦,不怕难,对教会付出了心血。她教子有方,辛勤劳动,勤俭持家,她爱人如己,她是一位充满爱心的老人,她一生廉洁为公,对自己克勤克俭,对一些有困难的人,她热心帮助。她是一位谦卑平易近人的人。她像一朵幽兰,他不宣费,也不扬声,她始终是静静的散发出一种基督的香气。她对任何人都是一无所求,从不麻烦别人。她爱所有的人,却不企求任何回报,她像一朵白云,她像一朵兰花。悄悄的来,悄悄的去。她鞠躬尽瘁,完成了她一生的本分。

今天我们大家看见了千古不变的真理,即人有一生,也有一死。今天xxx老人比我们先过了这一关,到永远安息的地方去了。今后世界黑暗的权势不能压迫她,人世间的痛苦不能烦恼她,永远在上帝的怀里享安息。

我们在肉身上再也看不见这位老人,在人情上免不了有伤感。但我们相信有一天能与她团聚,人生死的事实,表明了上帝的能力。

今天xxx老人,走完了人生的路程,息了自己的劳苦,但做工的果效会追随着她。因圣经已给我们说明,不要为信主睡了的人忧伤,好像没有指望的人一样。求主特别赐恩安慰这一家,使他们在哀动中得蒙上帝的慈爱和眷顾。而能顺变节哀,更能从苦难中明白主的旨意。最慈悲的父神已接xxx姐妹的灵魂,使我们明白在世如同客族,应靠赖主恩。

今天教会失去了一位好姐妹,家庭失去了一位好母亲,社会失去了一位好公民,我们应化悲痛为力量,以她生前所做的好行为和榜样,把她没完成的工作继续下去。

天家相会,主恩无限,恩泽天下,神爱深长,爱撒人间。愿我们都做上帝的好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