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过年了,今年是农历龙年。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如今已经成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符号象征,今天我们来认真讨论一下的真正起源。

任何传说都基于一定的事实基础,我们的先人不太可能凭空创造一种神秘的生物,即便是神话,那也要有最初的事实基础内核原型,然后才能在上面进行各种演绎想象

一种说法是龙起源于蛇,它的形象是很像的。在我看来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并不高。蛇是一种很普遍的生物,而且很招人讨厌,人类本能上厌恶这种生物,很难想象我们的祖先会敬畏崇拜它。

而且我们的祖先是见过蛇的,并给他取了一个叫做蛇的名字,那就说明它跟龙没有任何关系, 龙这个字的出现即便不比蛇早也不会比他晚, 这件事上是没有任何含混可言的, 即便是巨大的蛇,比如说蟒蛇我们的祖先也不认为他是龙并专门给他取了蟒这个名字。

而且无论怎么含糊,龙有爪子,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跟有本质的区别

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龙起源于鳄鱼,后来华北平原的鳄鱼灭绝了就成为逐渐演化成后来的龙的形象了。这个说法看起来似乎有点道理,而且鳄鱼是是水生动物,比较契合。然而,古代鳄鱼是有明确记载的,它的名字叫鼍,鳄鱼皮被用来做鼓,诗经里有“鼍鼓逢逢”的记录。

我们的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透过几千年的历史,即便很多东西没有文字记录下来,我们单纯分析文字符号本身就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刚才说到的鼍,这个字的字形本身就很像一只鳄鱼。我们再举一些其他例子看看。

当年在商周旁边的一些少数民族部落,每个部落都有一个符号文字来对他们,分别是东夷,西戎,南蛮,北狄。演化到了今天这些词已经被用来称作那些落后文明部落了,甚至用来贬义指代外部的敌人,比如蛮夷。晚清刚接触西方先进技术的时候就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包含了一定程度的自大,又觉得对方好像更厉害一点,但嘴上却又不愿示弱。

夷这个字,甲骨文可以明显地看出是一个绑着绳子的箭矢,即便是现在的字的形态,也可以拆分为一个拿着弓的人,这个字很明显说明了东边的部落喜欢拿弓射箭。他们的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弱,比如当年商就是因为征东夷人而国力大损,西周崛起并取代了它,这就是我们都知道的武王伐纣的故事了。

狄这个字就更形象了,甲骨文是一个人一只狗,金文则是一堆火旁边一只狗,今天这个字也是火的旁边有一只狗,非常形象生动的描述了北方少数民族的特征。

蛮字是上面两边挂着丝,下边有一条蛇,这表明了南方少数民族的特点。

戎这个字是戈和十构成,代表了矛戈和盾牌,很有可能是说西北少数民族的战斗特点。不过这个字后边演化的意义比较多,指代战争征伐,还有戎车之说,这里我们先不讨论更多的细节了吧

这些字都很形象的表明了周边少数民族部落的特点。虽然今天有一些贬义吧,但周边这些少数民族在历史上多年的融合征战中,都已经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我们今天大部人的基因里边很有可能都包含来自他们的一部分。

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表明汉字本身就包含了很多信息。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每一个部落都会有一个他们自己的符号或者图腾,这在古代是为了互相之间的区分,甚至很有可能在没有文字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些符号画在自己部落的旗帜衣服甚至额头上都是有可能的,以便跟其他部落进行区分。

那么龙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个被一支部落用来当作自己符号的一个标记呢?我们历史上的传说是当年黄帝统一各部落,然后合符釜山,从各部落的符号当中取出一部分放在一起构成了龙这个统一的符号。不过这毕竟只是传说,根据现在出土的各种各样的龙的形象,甚至6000多年7000多年前的都有,这很可能早于黄帝的时间。釜山合符的说法似乎还需要更多的考证,或许将来考古可能会有更多的发现吧。

,铺垫了这么多,该说一下我的猜测了。我认为龙很可能是起源于我们早期的部落对恐龙的崇拜。

今天恐龙在全世界到处都能发掘出来在早期的华夏大地上,恐龙骨架几乎可以肯定曾被我们的先民们发现他们一定会猜测这到底是什么动物,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在狩猎当中见过这样的事物。这种巨大而又神秘的东西一定是很符合早期那些祭祀崇拜的,甚至发现这些恐龙骨架的那个部落把这个骨架当做他们的神明和图腾。

我们看一下甲骨文和金文的龙字,它上面那个王冠是人为后来加上去的应该是为了彰显这种生物无的地位。这个字的形象本身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张着大嘴的头颅还有一个很长的脊椎骨这跟我们今天挖掘出来的恐龙化石是非常相似的特别是头部

再看一下考古的发现比如河南濮阳出土蚌壳龙,从照片上看简直跟恐龙就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身子略微细长跟今天的龙的形象更像这很可能是古代人对恐龙的脊椎还原不够导致的或者说恐龙的肋骨化石没有那么明显,从而显得躯体略显瘦了一些。

甲骨文和金文里边存在龙这个字而且他的形象非常具体这说明这种生物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从现实当中取材先民们是见过某种东西而创造出来的龙这种形象而且这种生物在自然界并不存在。恐龙是很好的符合所有这些特点。

恐龙有爪子有巨大的头颅,而且巨大神秘很容易让我们祖先崇拜蛇是永远不具备这些特点的

我们前面说过了,我们的汉字是象形文字,每一个符号都有对应的图形和意义,很难想象我们的先民们会无中生有创造出来龙这样一个符号。

而且按照我们的文献记载传说中的龙还有各种不同的类型比如应龙就可以飞刚好对应恐龙之中的翼龙。古代人可能也发掘出来出过各种各样的不同类型的恐龙骨架才给出了不同类型的龙的传说。

另一个线索是龙和水的关联传说中龙是水神。这很可能源于古代洪水过后把巨大的恐龙骨架化石冲刷出来了或者人们从干枯的河道底部发现的恐龙骨架进而把这种神秘生物跟水联系在了一起。

比如,“伏羲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以画八卦”。这个所谓的龙马,很有可能就是在河里边的恐龙化石骨架,这样看来河图洛书的故事也不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

再看左传里的记载:

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

这个记载的事实据很高子说龙从来没有被人活着到过这里可以推断出所谓的龙见于绛郊就是恐龙化石骨架可能性可信度几乎都有百分之八九十。这个记载可能是最靠谱的说法了,而且春秋时代很早,他们更接近龙的真相。 “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这句话应该也是口口相传很久了,人们只挖出来过骨架,却从来没有捉到过活着的龙,但可以确定这种生物的存在。就像他们后面对话里说的,周易里记录了大量的“飞龙在天”,“见龙在田”,“群龙无首”等说法。“若不朝夕见,谁能物之?”

所谓“文王拘而演周易”,周文王的时代比他们还要早五六百年,当时恐龙化石可能更为常见,才有了周易里的大量记载。不过也有说法是周易里的龙指的是星象,这个还需要更多专业的研究考证吧,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深究下去了。

这里顺便再给出我的另一个更有趣的猜测。早期的龙和祭祀有关,周易是关于八卦之类的占卜书,龙马出河也跟八卦有关,很可能八卦就起源于用恐龙化石的肋骨方位来预测占卜,跟烧龟壳牛肩胛骨类似。八卦里那些长短横杠跟肋骨非常相似,而且恐龙骨架这种神秘的事物,被早期祭司们拿去占卜非常合理。倘若果真如此,那么所有的传说就能放到一起系统的来解释了。再看伏羲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以画八卦”,就是一句非常客观合理的记录了,不禁让人感叹,古之人不余欺也。

随着时间的流逝,华夏大地上的人类活动越来越多恐龙化石的出土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人们都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化石,龙这个字的形象也越来越抽象,越来越接近神话传说。现在的龙其实更多是后人把自己的想象意向把加进去创造出来的一种幻想传说的生物了。

今天我们所说的龙即便是起源于对恐龙化石骨架的崇拜他的形象意义也早已不是当初的了,他是被我们无数代的华夏人民们不停的塑造重构形成了今天的意义和内涵以及他的神话和背后的故事成为了我们整个民族和文化的一部分。

至于未来它甚至还可能进一步的演化发展可能500年后,我们的后代画出来的龙跟今天的有很大差别这都取决于我们的文化发展以及创造出来新的各种故事和传说。

过年闲暇,研究下这么无聊的事情。其实这个话题是值得我们的考古和历史界仔细去研究考察的一个民族不要向前看走向哪里去,还要向后去研究从自己哪里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考古发现能给出更多的解释吧。不管怎么说过年讲的是开心快乐讨论一下这么应景的话题也是很有趣的。

这篇文章的想法源于前段时间教九岁的小侄女打游戏时的一些观察很喜欢玩宝可梦,可能是游戏简单节奏轻松吧,最重要的是里边的小动物,看到可爱的就舍不得一定非要抓到。

看着打游戏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有没有可能在现实之中创造出来一种皮卡丘这样的生物呢?当然不是说拥有像游戏中那样的电系技能,而是我们构造出一种外观上长得跟皮卡丘几乎一模一样的可爱的小动物,如果能搞出来的话,当宠物卖一定是非常有市场的,小孩子几乎没有抵抗力。

现在宠物店一只狗大致能卖几千块,按这个价格,皮卡丘估计全球至少可以卖出上亿只,想象一下,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市场。更何况前期要是出货少,价钱甚至都可以做到几十万

我们现在讨论一下,是否真的能人工创造出来这样一种生物呢?

先说答案,很有可能,而且可行性可操作性极高。

在遥远的过去,人类就已经开始通过杂交来产生一些优良物种比如通过马和驴来杂交生成骡子这充分说明了人类尝试改造我们这个世界上现有物种的强大意愿通过新的物种来使生活更便利美好

植物上,我们做的尝试就更多了比如说我们最早的赖以生存的谷物都是对自然环境不停的选择优化培育出来的

比如说小米吧,他最初就是由自然界中的狗尾巴草被我们华夏大地的先民们不停的优化选择培养出来的水稻也是我们一代代的不停的尝试和杂交改良的基因来提高产量

另外一个我们经常使嫁接技术,甚至可以在一棵树上结出好几种不同的水果

以上这些例子都说明了人类自身尝试对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进行一些破解改良绕开生物本身的进化进程培育改进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物种实际上,这个过程本来就已经发生了成千上万年甚至十几万年

今天我们有了新的技术和手段甚至可以绕开生物本身的生殖系统,通过对某些基因片段的编辑删除增加来为现有生物添加或减少一些生理特征和功能这个技术源自于对一些细菌内部遗传物质上的一些叫做CRISPER的回文重复序列的研究发现了原核生物系统的一些免疫机制这个机制通过识别入侵物种的一些特殊的基因编码片段记录在这些回文序列里,进而合成一些切割蛋白,把侵入的病毒基因给切碎进而保护自身

在切碎这些入侵序列的一系列蛋白质当中一个叫Cas9的蛋白非常有利用价值CRISPER结合起来我们可以实现对任意匹配序列点位进行精准的DNA切割而且如果提供一段基因的话细胞自身的修复机制会自动把这些基因插入到切口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实现对遗传物质的任意增删了

通过巧妙的构造我们实现了一套被称为Crisper-Cas9的基因编辑工具,它非常的简单好用而且便宜这个剪切编辑工具对人类的影响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202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就颁发给了他

在中国也许你不太了解这个技术的细节但是应该会对和它相关的两个影响很大的事件有所耳闻一个是2016年河北某大学学术造假事件另一个是2018年深圳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好了没必要讨论Crisper-Cas9过多的细节了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工具,我们就可以任意的突破生物杂交的限制,对某段基因实现精准的剪切拼接

尽管这个技术放到人身上有违伦理道德但是我们是不在意把它用在狗兔子身上的。

我们看一下皮卡丘我们在生物界里找几种具有它的特征的动物游戏里说它是一种鼠类毛皮又是黄色的,所以黄鼠狼最接近它的描述

但是他的体型又比黄鼠狼大且肥胖很多,跟猫差不多两只耳朵很长,有点像兔子行为风格则更像一只狗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把这些特征综合起来比如黄色的毛皮,长耳朵偏圆的体型以及边的标志性的两个点从自然界的生物里提取这些相关的基因把它综合到一只狗的胚胎上进而构造产生出一种长相类似于皮卡丘的生物

然而,直接构造远没有那么简单我们现在只是把一些特殊的特定的基因可以进行编辑插入要是构造一个复杂的协调的整个生物个体系统的话,绝不是简单的基因拼凑那么简单在生物生长发育的过程中,它有很多基因表达的一些特殊的精妙的细节,我们甚至有的都还没有能够仔细的去理解

然而,我们可以一步一步来就像我们驯化宠物一样,也不是一步到位的,它需要若干年若干代的不停的繁殖培育比如先把黄鼠狼的皮毛渐渐的转移到一只狗上面然后在这些狗的后代上面添加,比如说像兔子那样的耳朵然后调整它的四肢结构

Crisper-Cas9一经推出以后,就立刻得到了投资界的追捧几名创始人都拿到了风投并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然而若干年过去了,在资本潮水逐渐退去之后他们却很难盈利最近开始裁员并且砍掉了许多研发线

实际上,我觉得他们一开始就走歪了当然,医疗和制药领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是,基因编辑技术虽然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他对每一个人拥有不同的基因都要特殊的定制化,构造一个不同的编辑剪切方案才能去治疗而不像传统的制药公司,在工厂里可以大量的生产一个药品卖给所有人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是换一个新的领域比如育种再比如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个构造的宠物市场

实际上,如果觉得构造出来一个皮卡丘实在是太复杂,需要好多年不停的研究积累才能生成这样完美的生物那么就可以选择从简单的方向起步

比如说我简单的搜索了一下发现好多人居然养黄鼠狼当宠物然而,黄鼠狼最让人忍受不了的是它的臭腺,很多人花大价钱去做手术把它摘除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直接用基因编辑的技术把黄鼠狼的臭腺给切除掉,甚至他们的后代当中都不会再产生这些东西这个品种的黄鼠狼放到宠物市场上一定很畅销至少能给一家初创公司带来可观的现金流,维持整个公司后续的研发运转

如果稍微用心一下,就会发现宠物市场上类似的机会要多得多我就一直奇怪,他们甚至愿意冒着巨大的舆论风险去编辑人类的胚胎婴儿却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巨大充满利润的市场

当然,制药和解决人类自身疾病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做的好的话,不只是带来利益上的回报像什么糖尿病白血病之类的,随便解决一个都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得到巨大的荣誉但是从做一家企业的角度来看路要一步一步走先从简单而且风险低利润大的宠物市场下手公司维持足够的现金流,再去考虑那些困难的方向实际上,在改造宠物这个过程中,是会不停的带来大量的技术积累的说不定我们一不小心就能发现另外一个比Crisper-Cas9更令人激动的技术

既然我们能够造出来皮卡丘了,那么为什么这些类似的技术不能用来改周其他生物呢?比如说马吧,可以让他综合部分牛的基因对饲料不怎么挑剔,然后再加上驴的一些特性温顺和吃苦耐劳,这就产生了实际上更大的生产价值了。其他的类似生物像牛羊驴猪都可以进行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改造,进而产生更多的经济价值,以提升我们生活的便利性。

毕竟我不是专业的从业人员这些想法都是一时之间冒出来的,很多细节都没有仔细的思考这个领域也许有其他没有考虑到的困难吧但感觉大体方向是可行的

消费不只是简单的衣食住行人类每年花在宠物身上的钱是非常可观的这是一个至少万亿的市场未来没必要天天非要卷着计算机互联网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在不远的将来生物技术很有可能集中爆发需要的只是几个简单的市场契机作为导火索市场上赚到的真金白银是激励研发的最大动力要是能够形成一个回馈的正循环就会不断激励在医疗,制药以及生物育种的各方面的突飞猛进那就是一个国家的新的支柱产业甚至引发整个人类文明的一场新的革命

好了随便写写记录一下都这么一大堆了,后边有空再讨论其他一些相关领域的想法希望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之内构造宠物的这些想法能够实现吧到时候比如说逢年过节回趟老家给小朋友带一只活生生的皮卡丘过去想想都很有趣

最近韩国人的lk-99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风暴,才过去了几天,目前从各方面渠道来看,很有可能是真的实现了室温超导。

很多我一直都在念叨着室温超导,翻下以前的博客估计应该还能找到记录,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很有可能真的看到它成为了现实。

lk99材料成本和制备都很简单,如果真的能大规模实现,绝对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转折点,即便后边无法实际应用,至少也能在理论上告诉人们这是可行的,进而促使人们寻找更多的新材料。

想象一下真实的超导材料能带来的未来吧,真的是非常令人激动,甚至让人兴奋的晚上很久都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想。

首先我们看看在机械方面的应用,有了超导体意味着我们可以电能几乎零损耗的获得超强磁场,电动机可以有极大的改善,不再有线圈结构非常简单,输出扭矩超强。

既然我们可以任意的把电流转换成磁场输出扭矩,为什么还要电动机呢?比如汽车吧,我们可以直接在轮毂上放几个超导体,然后在车身内部跟轮毂连接的部位交替的产生变化的磁场,直接驱动轮子转动,通过精密的时序控制来调整轮子的速度。有点像轮毂电机,但是他是无接触式的。可以直接输出超强扭矩,甚至可以通过反向输出来进行刹车,汽车的结构会变得非常简单然而却拥有巨大的动力输出。

甚至车身跟轮毂之间根本不需要接触,类似于悬浮挂在上面,这样可以无视地面凸凹不平带来的任何颠簸震动,比现在最好的空气悬挂还要优秀的多。

实际上磁悬浮列车一样可以非常简单的实现,但是汽车也可以方便的悬浮实现动力输出的话,未来很可能火车会变得越来越小众。

既然我们可以非常方便的把电流变成动力,以前不可能的东西都可以实现,比如类似于人类关节肌肉的动力装置,我们可以制造出来四足的机器人,我们现在各种挖掘机之类的动力装置上上常见的液压泵也都可以换成超导电磁来实现,力量输出和控制精度都能得到质的提升。

我们再看看在医疗方面的实现吧,现在的mri也就是核磁共振设备,需要一个巨大的机器放在房间里,每次运行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其实它消耗的能量大部分都用在维持超强磁场上面了。如果我们有室温的超导体,低功耗的手持式的核磁共振设备是完全现实的。

比如我们在科幻电影里经常看到的,像star trek里那样,我们拿个类似于手机的设备放在在胳膊上扫一下,屏幕上就能实时的看到胳膊的内部构造,骨头,肌肉,和血管之间的层次,这对医疗行业来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每个家庭和诊所都有这样的设备,任何疾病都可能在很早阶段就直接轻轻扫一下就发现了,极大的改善人类的生活健康水平,并延长人的预期寿命。

甚至说有了这样的设备,我们可以非常方便的来观察人体的血管组织构造,以及甚至动态的内部活动变化,这将带来医学科研方面上的巨大的进步,很多疾病和各种机体运行的原理都可以实时的观察发现,每个人每一个医学专业的学生都可以方便的去进行观察研究,这对生物科学发展带来的改变是天翻地覆的。

我们为什么只是简单的用这些设备来观察人体呢?同样可以检查各种各样材料的内部构造,无接触式的观察。比如说检查建筑的内部是否变形或者断裂,高铁钢轨是否内部产生了形变?汽车发动机坏了不用拆开直接扫一下就能找到出问题的地方,水果内部是否腐烂坏了?等等等等,可以尽情的去想象,这对各行各业来说都是革命式的进步,谁都说不了说不定哪个没注意的行业就因此产生了质的飞跃带来了二次的技术革命。

有了常温超导体,我们在核磁共振成像方面肯定会有日新月异的进步,绝不会停留在现在这种程度的影像精度。

我们再看看在能源方面的,超导体很有可能导致人类实现可控的核聚变。因为核聚变需要至少一两亿度的高温,只有加速到很高能量的粒子才能现实,这样发生反应的材料都变成了等离子态。我们需要构造一个超强的磁场来约束他们,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托卡马克。现在很大的能量都被浪费在维持低温超导磁场上面了,有了室温超导体,很可能导致我们实现可控制长时间点火的托卡马克反应堆,输出能量大于输入能量,进而实现可控的核聚变引擎。

跟裂变反应堆不一样的是,聚变引擎如果失控并不会导致爆炸或者泄露,如果他把周围的磁场约束给烧坏了,那么等离子体没办法被约束,很快就撞到周围的物质上,只要把引擎单独隔离开来,发生事故只是融坏周围的约束隔离装置,并不会产生任何其他事故。

实现了聚变引擎带来的革命性进展根本不用多说,人类从此将拥有用之不尽的能量之源,征服太阳系甚至迈向星辰大海都是有可能的。

很多人说超导体意味着零电阻的导线可以实现长距离传输电能,当然这是很合理的想象,不过要是仅仅把输电导线换成超导的那就太浪费了。有这种想法的人跟之前那个段子,乞丐问:“皇帝要饭用的碗是金子做的吗?”一样,是很类似的心理。

实际上有了超导体,我们很可能发明出来新的储存能量的装置,是我们现在锂电池的很多倍。磁场可以约束电子的行为,我们只要合理的设计或者甚至只是简单的在一些材料里掺杂,极有可能构造出储存能量巨大的电池。我们为什么还要用现在的发电站通过导线输入到家的方式呢?每户家庭都有一个能存几百度的电池,至少够一个正常家庭一个月使用的。不管是通过太阳能板,还是通过近距离的电网,可以实时的在电价能源便宜的时候动态买入充电到电池里,实际上根本不需要远距离输电,不开空调,用电不多的情况下甚至屋顶的太阳能板都够满足普通家庭的能量需求。

甚至有了这样的电池,我们为什么只是简单的固定的装在家里呢?直接把它装在汽车上,开到哪里都是一个移动的能量引擎,在野外随时随地都不会断电,家庭都没必要接入电网,把车开回家就够了,然后集体公共场所有一个给车充电的地方,甚至家里本身就是屋顶的太阳能板小型电站。

太阳每天照射地球,不是我们不想把这些能量变成电量储存起来,而是我们现在没有很好的装置设备来储存它们,实际上,我们的水电风电也很多都是浪费掉的,有了好的储能装置,可以极大的改善我们的能源使用率。

我们再看看在电子设备上的应用吧,新的材料不知道能否很容易的集成到我们现在的半导体制备工艺上去,如果可以,那就会带来芯片和集成电路的又一次飞跃式的发展,想象一下你的显卡或者手机CPU耗电只有原来的1/10甚至百分之一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如果我们能使用这种材料构造出来新的门电路,那就等于是半导体行业的一个革命了。即便不是这样,我们也可以通过改善芯片上的导线互联或者衬底以及栅级等结构上的优化来降低整个芯片的功耗。

同样一些微型的电子器件或者传感器也会得到长足的进步,记住,我们手机是通过电磁波进行通信的,如果我们能够检测到,比如说现在电流的强度的1/10的电磁波,也就是说我们的手机的信号可以灵敏度增强了十倍,这意味着通信行业巨大的进步。手机基站可以极低的密度,然后又提供极远距离的通信。带来手机能耗的进一步下降,传输速度也能成倍的提升。

比如我们的无人机,现在只能飞几千米到十几千米远,如果传感器的灵敏度上来的话,可以进行几十甚至几百公里远还能保持高清图传,这是多么巨大的进步。当然也有不好的一面,很可能这让人类用来实现武器上,无人操控的远程飞机和坦克机器人等都得以实现,未来战争的形式很可能是类似于打游戏的机器人战争,这有利有弊吧,关键是看人类选择怎么来使用它。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这只是随便想到的有了超导体的加入之前很多想不到的领域很可能都能带来新的突破,特别是微型化,小型化的设备集成上面,很多感觉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场景,很可能将来都成为现实。

好吧,想到的还有很多,已经快11点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要赶紧睡觉了,后边有闲时间了再写下来补上。

最近有个金水河贴瓷砖的事情,我不是想评论这个的,算是个引子吧,这篇文章里的东西是我想了很久的了,借这个机会写下来。
有传说说金水河是子产死了之后太穷,没有钱下葬,然后老百姓捐献各种金银,但是他家人不收,大家就把这金银投到了他封地这条河里边,所以才取名叫金水河的。当然这只是传说,没有历史考证。况且一条河处在黄河边,几千年来经历多次泛滥,即便有也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河道了。
子产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且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物,可惜我们今天没有对他给予足够的重视。左传里关于他的很多记录都足以编入我们的教科书。特别是《子产不毁乡校》这篇文章,论深度论讲道理论各个方面,都是值得写入教材的。我们看看我们教材里边的那些文章,比如说烛之武退秦师吧,同样是关于郑国的记载,然而却是通过技巧权谋挑拨离间来达到目的,说实话,并不值得作为千古名篇教育我们的后代,而子产说的,“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这些才是作为中华文明的价值观真正值得高中生背诵的。
韩愈专门写过一篇子产不毁乡校颂,可见这篇文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之高。连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文公都赞不绝口的文章,难道不值得我们编入教材吗?
子产关于治国的道理同样也很深刻,“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这篇《子产论政宽猛》也同样值得写入教材。治国讲究宽猛相济,然而太宽松是很难的,这需要民众有很高的道德素养才行。我们看现在新加坡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它是靠严刑峻法把国家治理的非常好,也许华人太聪明了容易投机倒把吧,需要严格的法律才能约束。
左传里关于子产的记录远超其他卿大夫,足以看出他当时的影响力。可惜在今天我们都知道管仲,却很少人知道他。管仲因为有齐桓公称霸这一平台,我们历史书里说春秋一定会提到齐桓公,进而会提到因为管仲的辅助才称霸。子产处于国力微弱的郑国,很难在简略的一笔带过的历史里占据一席之地。
孔子最佩服的也是子产,甚至甘愿认自己做为他的小弟,比如他对子贡说“夫子产于民为惠主,于学为博物,.……故吾皆以兄事之,而加爱敬”。
然而我觉得子产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铸刑鼎。就是把刑法写出公开,铸到一口大鼎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公开立法。之所以铸成鼎,应该是为了彰显法律的权威重要,而且大鼎经得起风吹日晒,便于众人观摩。
当时郑国甚至出了邓析这种专门做法律辩护的类似律师的人,如果历史一直能按着这个轨迹走下去,中国也许在几千年前就完成了向法治社会的转换。
然而传统的力量是巨大的,铸刑鼎这件事情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比如晋国的叔向就给子产写过一封洋洋洒洒的批评信件,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民知有辟,则不忌上。并有争心,以徽于书,而徼幸以成之,弗可为矣!”。法律公开了,那就大家都讲规则了,也就不畏惧那些贵族统治阶层,叔向觉得这样不利于统治。“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如果没有法律,一切裁量权都在那些贵族统治者手里,他们的地位就会很高,民众就会很怕他们。
后来的西方国家之所以发达起来,就是因为他们讲法治,重商业,讲规则。欧美的那些政客或者高官跟普通人都是一样的,虽然民众尊重他们,但并不怕他们。讲法制和规则就会让真正有能力的人浮出水面,真正有价值的事物或者技术创新给予相应的回报,最终导致了一系列的科技和社会的进步。
后来晋国人也开始效仿子产铸刑鼎,这充分说明了公开立法这件事是正确的。产生了正向效果,别人才会效仿。
孔子虽然很佩服子产,然而却反对立法公开。然而,我们只能说孔子不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他的思想并不适合治国,只是在道德上说起来头头是道,真正做事的人执行上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我们用他自己的话来校验一下,“听其言而观其行”,不能只看他怎么说,也要看他怎么做的。事实上孔子在鲁国任职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作为值得称道,这充分说明了他思想并不适合治国。子产是真的实战派,他的政绩引起了所有的人称赞,孔子也佩服他的政绩和做事风格。反对铸法鼎这件事充分说明了孔子治国理念上的落后。
春秋时期的国君和大臣都是很平等的一起讨论意见,而且是真正的讲道理,可惜后来被所谓的礼制约束,见皇帝要下跪磕头,这都是文化陋习。其实适度的行礼可以,下跪实在是太奴颜卑膝了。儒家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讲鲜明的阶层划分,下级必须服从上级,跟西方文明所谓的所有人生来平等是背道而驰的。中华文化里有精华也有糟粕,儒家只是学说中的一种,我们要发扬其中的精华,扔掉其中的糟粕。
诸子百家真正有利于治国强大的是法家,这是一再被事实证明的,齐桓公用管仲而称霸,子产因为讲法治而使郑国一个小国活在大国之间夹缝中却治理的井井有条赢得了很多大国的称赞,李悝变法让魏国强大起来打遍战国初期无敌手,商鞅变法导致后来秦国崛起且最终在法家的李斯手里统一了天下。
刘邦这种真正做事的人很讨厌儒生,可惜他也没有选择法家。汉朝后来的统治者还是选择了儒家独大,从此中国再也没有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了。
在重要的历史转折点,我们选择了人治的道路,告别了立法,很让人扼腕叹息。然而这极有可能是历史的必然,毕竟当时民智未开,只有强制铁腕手段推行统一才有可能繁荣发展。
儒家后来被那些所谓的士大夫将学说以及道理讲的让人感觉到迂腐的地步,董仲舒朱熹这些人的理念我估计孔子就是复活过来也很难认同,后边两千年中国很多士大夫天天空谈误国,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一通很有道理的言论就是不干实事,而且贪污腐败横行。
西方在罗马之后,经历了近千年的黑暗中世纪,然后就开始了文艺复兴。然而,中国自战国之后,基本上就是在朝代的怪圈里一直循环,一直处在类似所谓的中世纪没有被复兴过,直到鸦片战争被西方的枪炮敲开了国门。
直到今天,我们还是被一些传统的思想影响,毕竟上千年形成的做事风格,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但是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国家现在在一天天的公开透明,向着好的法治规则的一边,缓慢的前进。科技的进步更是加强了监督回馈,使得历史的车轮再也不可能往回走了。
再说回子产,子产的杰出在于他的所有言论都是基于事实实践得出来的,而非空洞的理论,他的真正被人称赞是因为执政的功劳,这些言论是他执政过程中说的话,左传这种惜字如金的史书中,能记录这么多他的言论,就足以说明它的价值了。
甚至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子产的为政思想都是很有道理,而且非常现代化的。希望我们后边能够多发掘他在中华文化中的价值,把他做出的贡献摆在真正的历史位置上。他的思想是一笔财富遗产,是真的可以作为我们文明的精华,值得我们一代又一代学生去背诵的。
两千五百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子产所铸的法鼎是否还在,也许它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被人融化了;也许它就静静的埋在泥沙下面,等着我们去发掘。希望它有一天能够重见天日吧,这绝对是一件可以足以跟汉谟拉比法典相比拟的历史见证。

这篇文章的想法起源于前几天的一个新闻,说引汉济渭工程横跨秦岭底部的近一百公里的输水隧洞贯通了。题目有点儿标题党了,叫输水隧道或许更贴切一些。

秦岭是中国大陆气候的分界线,横亘在四川盆地和关中平原之间,隔绝两地往来,自古就是天险。

而在秦岭北侧,也就是位于陕西省靠近关中平原的那一侧,秦岭北麓,它的名字就叫终南山,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很多,但知道具体位置的人却比较少。也许是古时秦汉的人们从长安往南走,一直走到了头,它挡住了南边的去路,于是就把他叫做终南山吧。

所以,这条隧道穿越了终南山下,也不算太偏题。

在小说和故事里,有很多人在终南山隐居。这里应该确实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有权贵已经用脚投票证明了。前几年的新闻,在秦岭北麓有很多违建别墅,甚至震动了一号领导人,连续发好几个指示都没有能拆掉。

关中平原四面环山,每个方向都有狭窄的出口通道,易守难攻,自古都是各个王朝建都的地方。

然而他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缺水。唐朝中后期就是因为长安饮水的问题,基本上把行政中心开始转到了洛阳。 自此之后,西安再也没有在历史当中作为王朝的首都。甚至当年朱元璋都曾经派人去考察过,打算迁都,可惜还是因为水源和交通的问题,最后放弃了。

有人说是因为汉唐之后,中国的气候发生了变化,开始慢慢的变得干燥,导致西安降水减少才使得文明的中心逐渐的东移。其实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北京同样很干燥,但是还是可以作为国都,主要还是因为平原交通方便,加上运河联通。古代人对水的需求并不像现在这么剧烈,往地下挖口井是可以用的。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隋唐之后的大运河到不了长安,粮食等物资不好运输,才逐渐东移的。到了宋朝更是直接把国都设在更东边的汴梁城,处于交通要道,能支持更大规模的城市和人口。

秦岭自古就是天险,不然李白也不会发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陡峭的山壁上没有任何道路,古代人硬生生的就是往里边凿一个一个洞,然后插进去木头,这些木头一个接一个的连起来,做成类似于阶梯的东西,进而形成道路。这种道路被称为栈道。当年楚汉争霸,就留下了耳熟能详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典故。从这些历史的光影当中,依稀可以窥见穿越蜀道的艰难。

而在科技现代化武装的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来攻克这些大自然的天险。前几年刚修通的西成高铁就是个例子,刚开通的时候,我还专程去乘坐体验过一次,全线基本上没有什么风景,几乎都是隧道。

饮水工程比单纯的修路更难,不同于道路可以因势利导,选择最容易的方向。从汉江引水需要考虑到高度落差,形成自流,所以才要凿穿秦岭底部,工程量巨大。

解决关中平原缺水问题的引汉济渭工程,十几年前就开工了。然而,却是花了十几年时间,才掘通了98.3公里的引水隧道,平均一年不到10公里。当然,能凿穿秦岭底部,也是一个壮举了。

今天要讨论的不是这个工程的细节,主要是相关的一些技术的引申和思考。

隧道是我们如今为数不多的可以用来对付险峻地形的武器。所以有必要仔细深入的研究讨论一下他。

早期的人们是靠手工去开凿,加上一定程度的爆破。每天掘进一点点,直到贯通。现在仍然有一些国家和地方在使用这种方式。

直到后来,人们发明的盾构机,极大的加速了隧道的掘进。我们看中国这些年基建开始发力,到处修路架桥,其实盾构机功不可没。

盾构机的原理这里就不解释,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我们这里简单考虑一下它的改进。

盾构机在掘进的过程中,工作环境是很艰难的,里边高温,高湿,甚至岩壁也有各种各样的地质情况,有的硬,有的软,甚至有的还会冒水,这些都是一些极端的状况。甚至有时候决还会岩爆,石子就像子弹一样,会危害到工人的生命。

如果我们可以改进盾构机,一方面我们可以把它自动化起来。让它可以用很少的人,甚至不需要人就能够自动化的掘进,或者说我们只需要在远处无线进行操控就可以了,不需要任何人在隧道里作业。

另一方面是改进他的掘进速度,当然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难题,比如发明新材料构成的刀具等,并没有那么容易的解决。我们姑且就假设一下吧。

如果有自动化的,快速掘进的盾构机来替我们工作,我们可以做到什么呢?

我们可以沿着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麓的昆仑山脉开始掘进,一直朝着大渡河或者说怒江或者雅鲁藏布江等方向,挖一条一两千公里的隧道。当然这个隧道并不一定是完完全全的单一隧道,在中途某些山谷里,我们可以挖一些深坑,作为一些中途的站点,分成若干个段,若干个节点,每一段有几百公里。可以适度的让这个隧道有一定的倾斜,让他从海拔几千米,一直降到最后南疆盆地的一千米左右的海拔,这我们就有了一个可以自行流通的,长距离的输水管道,从中国降水丰富的西南引水到基本上降水稀少的南疆沙漠。

这些水可以把南疆沙漠改造为良田,如果合理的安排流量,位置等,甚至可以新增一两亿亩耕地,也就是意味着额外提供几亿人的粮食,背后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是巨大的。

为了减少蒸发,新.疆人发明了一种叫做坎儿井的引水装置,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其实这种长距离的饮水隧道,如果中途一部分一部分来看的话,确实是像一个巨大拉长版的坎儿井。

每个几百公里有一些露天开放的深谷,这些深谷是作为隧道掘进过程中的一些中间节点,避免太长而无法对准隧道掘进的位置,同样也能提供一些通风透气,避免隧道缺氧。但是几百公里可能距离有点儿远,也可以做成几十公里。如果可行的话,可以利用河流的落差,逐梯次的在这些深谷做一些水电站,这样就可以给整个隧道提供照明和一些风机的电力来源。

如果隧道的宽度和高度足够的话。那么除了输送水以外,也可以通行一些小型的集装箱船只来进行物流运输。可以做成自动化的电动船只,也可以有人来驾驶。这样就可以为整个青藏高原提供便捷的物流通道,一举多得。

当然除了引水以外,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个长距离自动化的掘进超长隧道的话,在全国各地有山的地方都可以开凿运河,也同样可以修建常规的高速公路,那些天然的地形地貌再也无法阻隔我们人类交流沟通的步伐,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目前看来,我们需要克服的技术难度并不是太多,只要不断的改进优化投入。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是几十年一百年,甚至更短,这种全自动盾构机就有可能实现。连通山川阻隔,变沙漠为良田,重构地理格局,改变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高大上的技术,然而如果突破的话,就会成为一个标志性的节点,人类文明进化史当中一个重要的转折。

好吧,写的有点发散, 因为确实如此,源自于这几天走路散步的时候,偶尔用手机记录下的一些想法,最后简单的整理了一下。

我们经常可以在科幻电影里看到在一个培养皿里把人冰冻或者说深度睡眠,然后几百年后重新打开。这种方式在星际旅行或者其他需要大量时间的场合非常有用,可以让人以某种程度,某种意义上向未来的世界旅行。

或者说某种程度上可以延续人的生命时间跨度吧,但是这个生命时间跨度是有限制的,相当于压缩掉人生无聊的时间。

当然科幻电影里那种像速冻水饺一样的冷冻技术过于不现实,很容易直接把人冻死,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可行的方式来进行这样的冰冻。至少理论上和现有的工程技术上是不太现实。

今天我们考虑一个更现实的,类似于这种冷冻睡眠的技术。

正常人在晚上睡眠的时候有好几个阶段,其中有一个睡得最深的阶段,我们就叫深度睡眠,这个阶段的心率是很低的,大致有五六十的样子。而且人的新陈代谢以及其他的各种各样的器官的功能都开始变得缓慢。正常人的心率有个七八十,特别是我们运动的时候心率会更快一点,所以如果我们能够一直保持50的心率,就类似于正常晚上深度睡眠的时候,这个代谢程度等同于能够把人的寿命增加一倍。

至于睡眠的机制,我们还没有找到他具体的细节,但是肯定是大脑通过调控机体的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和各种各样的蛋白质传递的这个消息。比如说褪黑素,就是一种让人陷入睡眠的一种激素,很多安眠药都是有这种成分。如果我们能够找到,确切的说是人进入深度睡眠阶段,分泌的那种化学物质蛋白质或者某种有机物,我们就可以把它注射到人的体内,让人一直保持这个深度睡眠阶段。在睡眠前只要吃够足够的食物,我们通过某种自动的监控系统每隔一定时间让人服用或者注射这种激素,那么我们就能长时间的保持在深度睡眠的状态,把心率维持在50也就是说维持生命的状态,然而又没有过多的消耗,这样可以连续睡个两三天再醒来。这个技术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那么对某些无聊的任务,比如说星际旅行,或者那些集装箱货轮的海员们,他们有时候就可以在床上连续睡好几天才醒过来,这样子的话比如说一年的时间就可以能压缩到几个月。一方面这意味着寿命的延长,另一方面意味着无聊时间被压缩,可以把生命花在更多的有意义的事情上。

如果我们能够更进一步的话,也就是说除了我们现有的人体进入深度睡眠的调节机制,我们找到相应的化学物质的激素等相应的药物来调节,我们是否能够对这个系统进行更深度的操作,比如说把心率降得更低,降到比如说每分钟10次,然后让身体维持必要的状态,这样我们一次睡眠可以从一晚上一下子扩展到十几天,这样子的话一年就相当于一个月而已。每次睡一觉半个月醒来一次作为一天来过。

离我们最近的恒星系是半人马座阿尔法星,他离我们的距离有4个光年。如果我们想到达这个恒星系的话,必须使用核动力飞船才行。

地球的脱离速度大致在7.9公里每秒,太阳系的脱离速度是16.7公里每秒,我们的航天器现在大致基本上就在这个速度,如果再加也就是几十公里的量级。假设我们制造一种航天器,不管是使用还没有实现的核聚变的能源,还是现有的可行的,裂变的能源。我们假设这个航天器的可以不依赖外界能量,自身的能量就可以维持个几百年,这样子的话我们才能进行恒星际的探险。我们可以在太空中一直进行加速,因为飞船上的物质是有限的,我们可以使用太阳风等粒子进行反冲,甚至可以用磁场捕获宇宙空间中的粒子然后作为等离子引擎的物质用更大的速度喷射出去。假如可能的话,可以把飞船的加速度稳定在10米每秒,正好是地球的重力加速度大小,这样只要适当的设计飞船内部的布局,就可以像地球上一样正常的生活了。

按照这个加速度的大小,一天可以加速864公里左右,只要一个月就可以把飞船加速到光速的十分之一,当然由于相对论效应的存在,过高的速度是不太现实的。三万公里每秒的速度可以保证在四十多年之内到达半人马座阿尔法星。如果我们巧妙地调整加速度和减速的数值,可以一直保证飞船上存在重力的。

如果我们能够实现睡一觉半个月,能有十几天的时间跨度,那么就可以把这个四十几年的时间压缩到4年。这个时间在航天员一生之内进行往返是很现实的。

好吧,有点跑题了。除了星际旅行,如果深度睡眠这种技术能够实现的话,我们在很多场合都可以使用它。特别是因为人生有很多无聊的事情,有时候你要想办法跨过这段时间。

对于有些人如果愿意的话,再可以把人生中的几十年拉长到上百年或者几百年,这样子的话就可以活到更久的未来,去看那些人类没有发明的技术,再比如说有一些人得了癌症之类的很难治疗的疾病,现在还没有药物来进行有效的治疗。可是未来说不定就有办法对他进行治疗。所以与其现在每天煎熬不如进入这样子的深度睡眠状态,把好几天当成一天过。这样过个几年或者几十年后说不定就有治愈的可能了。

客观的说,找到进行深度睡眠的那种激素或者化学物质,让人长时间维持在心率50左右的深度睡眠状态,从而把一晚上拉长到三四天是很有可能的。

只要我们找到晚上促使深度睡眠那个阶段的整个人体机制调控状态,找到相应的那个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那个物质。就像那些糖尿病人天天打胰岛素一样,我相信进入这个睡眠状态肯定是有一种化学物质来控制的。

这是非常现实和可实现的。如果真的有人研制出来这种药物,不管是口服还是注射的,肯定会有巨大的市场前景,名利双收。

所以我一直很奇怪制药行业天天在研究各种各样的单抗,mRNA什么的,治愈各种疾病的药物,却没有人去考虑过,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去来研发一种深度睡眠的药物。

计算机行业现在已经越来越饱和了,而且更多的只是技术性的改良而已,没有什么新奇的革命性的技术出现,未来我更看好的一个方向是生物制药。现在的年轻人或者毕业生都被吸引到了软件领域,觉得这个行业工资高,很少人真的仔细的去看一下未来,去看一下真正未来科技前进的方向。其实与其跟大量的人内卷竞争,倒不如选择一个有可能爆发的新兴领域。另一方面,中国发展了这么多年,对很多家庭来说,生活或者吃饱肚子都不是一个问题了,是时候可以追求一些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