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

工作一年,mark下~~

去年的7月19号,一个人来到了这边,现在想起来恍惚昨日,时间真快啊。

前天晚上去买东西,看到本徐志摩的诗集,顺手翻了翻,前半部分语言充满了美好与希望的憧憬,后面却是伤心绝望,看不到尽头。也许大部分人的人生多半如此罢,年轻时的那些理想与快乐,随着年龄增长,逐渐破灭。得到如何,失去又如何呢?失去让人理想破灭,得到会发现不是当初想象的样子,同样没有动力。生活本身,就是一件无聊的重复性事件。

爱因斯坦说,搞科学本身就是逃避无聊生活的一种方式,这也许正是我当前的状态。

昨天晚上把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最后两章读完了,前后延续了几个月,读完后如同完成任务般如释重负。阅读给人带来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

brian kernighan的The Practice of Programming的后记里引用了下面这段话

If men could learn from history, what lessons it might teach us. But passion and party blind our eyes, and the light which experience gives us is a lantern on the stern, which shines only on the waves behind us!

Samuel Taylor Coleridge,Recollections

如果人能从历史中学习,我们将能学到多少东西啊!但是激忿和党派蒙住了我们的双眼,而经验的光亮就像船的艉灯,只能在我们背后的波涛上留下一点余辉。

Samuel Taylor Coleridge,《回忆》

历史读的多了,便愈发觉得印证了这句话。我们现在的社会相对于历史而言没有任何的特殊性,只不过是技术所取得的巨大进步给人以想当然的自信而已。每次进步虽然提高了人类的生活品质,但是带来的巨大的社会结构的变革与生活方式的改变,并不一定让人觉得快乐。

懒得写下去了,思想太琐碎。

《一年》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