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导航

导航软件作为我们技术进步可夸耀的成果,似乎给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我并没有怎么用过,在仅有的几次使用感受来看,目前还有很多问题。

走高速导航并不算方便,因为高速是主干道,可以在地图上清楚的看到遍布全国的高速网络,平时走也就简单的几条,一般走的比较远,先看地图规划下,在路上的路牌标志也很明显,很远之前就提示前面哪里转可以到哪里,有足够的反映思考时间。

但是在各种大路小道密集的城市中,去一个自己不太知道的地方,就很麻烦了,看地图要半天,而且因为距离短,路边标志等看清楚的时候,就已经错过了,所以可以看到分叉路口的白线上经常会有车停下来在那里看路标。这种情况下,用一下导航也是很方便的。

依赖导航有一个很不好的后果,就是自己很少主动思考,就像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必须严格按照描述的方法前进,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喜欢。

地图数据不及时更新的话,很多道路信息就是错误的,把人引导到错误的道路上,浪费很多时间。特别是中国现在城市更新速度很快,地图数据,一定要跟得上才行。我就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当时急着赶路,就开了下导航试试,结果绕了一大圈,后来在路边买的纸质地图上,发现跟导航软件上的路是不一样的。

道路计算的方法上,也有很多问题,很多时候找到的路径并不是最优的,这个不太好解决。不过可以人为的给出一些提示信息,比如只走高速,或者避开小路,或者最近距离。最重要的还是道路信息的完善,每条路是否经常堵车,或者某个地方到某个地方,走哪条路会近一些,这些本地人比较清楚,要是通过某种方式,能够让司机集体参与更新地图,就会好很多。

我以前喜欢骑自行车,也呆了好几年,对深圳的大小道路基本了如指掌,所以平时根本没怎么借助过导航软件,出去玩的时候,基本都是看地图,到城市以后,也是随意的开,到处走走,毕竟是玩,没有急着去特定地点的需求。在仅有的几次需要使用场景中,印象一点都不好,除了添麻烦,没有带来什么便利。有一次在防城港快没有油了,着急加油,就打开找一个加油站,绕过各种小路土路,来到一个小加油站边,却发现没人营业。最后还是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看到了个加油站。

我有段时间曾经仔细的思考过地图导航软件如何的实现,感觉虽然不算复杂,但也不算简单。

首先是地图数据的表示,如何表示一条道路?现实世界的道路弯弯曲曲,需要把这些细节都记录下来,这意味着需要每隔一小段距离就记录一下,可以每隔五米十米,记录下这条道路的中心位置的经度纬度,以及道路的宽度,或者直接记录道路两边的经纬度,这样宽度就可以计算出来。这样每一条道路都是一个位置点的数组,然后再有一个结构描述道路的各种信息,名字,长度,限速,摄像头,等等。

另外需要单独记录道路结构的拓扑信息,交叉路口,某条道路跟另一条道路在那里相连,距离多少,这些拓扑信息,构成了一个有向图,这个图上进行广度优先搜索,或者使用dijkstra最短路径算法,就能计算出来某个位置到某个位置的最短路径了。这跟游戏里的自动寻路算法基本没多大出入。

地图上的位置景点这些可以单独出来,建一个位置列表,某某小区,某某学校,某某酒店等,这些位置点记录下坐标位置,在道路拓扑信息中也要加入他们的连接结构。

查询的时候,首先输入终点,从位置列表中查询出来这个点的坐标,然后从道路拓扑图中找到相应的节点,通过GPS得到当前的位置坐标,查询到相应的道路位置节点,然后运行寻路算法计算出来最短路径。

对于巨大的地图信息,一定要分层优化才行,可以按找地理区域划分为不同层次,或者把地图切割成若干级别的小块,每个小块下面又有更加细分的深层次小块列表。

在mmog游戏中寻路,一般是一个个小的场景地图为级别的,如果跨地图,或者跨主城,另外有单独的这些大区域连接信息,寻路的时候就是二层,先看下是否是跨主城,如果是的话,先寻找主城间的道路,然后在每个小的场景地图上单独寻路。

导航软件也是一样,比如国家的道路信息网单独列出来构成一个拓扑信息,,如果目的地跨度比较大的话,比如深圳某某地方到上海某某地方的道路,可以先在一个大的层次上,找到连接这两个城市的高速公路信息,各自的入口点,然后在城市级别,寻找当前位置到高速入口的道路。

另外的提示信息,像当前道路限速多少,前方多少米有摄像头,则是在道路描述信息的结构列表中读出来根据当前位置相应提示。这些信息也可以单独记录,记录下属于那个道路,执行的时候查询加载出来就行。

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播报,则是另外专门的技术了,有很多现成的库和模块可以使用。

如果实现一个导航软件,并不只是我们看到的这一部分,另外还要实现一套道路信息的采集和编辑系统,这个就先不讨论了吧。

其实真的实现这样一个软件,很多细节都是要考虑的,需要花很多时间精力才行,国内的这些做导航软件的团队,都是至少几十人上百人,不光技术,产品,UI,运营销售,数据采集等都需要一些人。

导航软件的未来究竟走向何方,似乎很难说,大致看来,可能跟生活结合的更紧密一些,包括周边各种吃喝玩乐景点,以及提供生活服务的设施场所结合起来,总的来说应该是个地图综合类应用,导航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部分。

车载导航,长远看来淘汰的命运比较大一些,不同汽车厂商提供不同的服务,但是用户体验做的都很一般,毕竟汽车行业不是专注做IT的,而且各自为政,竞争压力以及更新速度上都比较慢。手机上的应用反而更好一些,最起码更新速度很快。不管是地图数据,还是应用体验,都在不停的发新版本。

如果在汽车上加一个中控台,类似于iphone的那种可以放到的外置音响上的底座,汽车中间的显示屏通过某个协议和接口跟手机通信,可以在上面显示信息,这样就可以直接用智能手机进行导航听音乐之类的了,没有必要单独实现一套,这个系统就是提供显示屏和音响,软件方面交给手机,手机放上去也可以充电,再制定一套基本的通信协议,比如方向盘上的按钮输入,显示屏亮度和声音大小的调节等,也没有必要像现在单独使用蓝牙接口来接听电话,手机放上去之后,车载的这些系统就是输入输出,而手机则统一控制,通过底座连接通信,某些应用甚至可以通过获取汽车的运行状态信息,生成报表统计。

这样汽车厂商就解放出来,只用专心做汽车机械部分就行了,这些上层的部分,还是交给IT公司来做好一些,IT公司对于新想法新事物接受和实现速度都快很多,而且独立出来以后,可以随时更新升级,产品体验也会好很多,不同的软件产品可以根据喜好换着使用。某些用户可能觉得林志玲语音版的导航软件听起来不错,另一些用户希望通过语音识别发送指令,还有的用户想要有旅程的各种距离,油耗,时间和和路径记录等数据统计,那直接装上相应app就可以了,app要是不好用,还有其他厂商的可以替代,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竞争化的环境。

医疗

因为运动过多,左腿膝关节有了点小问题,几次来回往医院跑,最后确定,是半月板轻度损伤

第一次去,医生听我描述过轻微疼痛的情况后,用手摁了几下膝盖,说是关节软骨磨损,开了点药。回来仔细看了看关节的结构以及各种易发的疾病,后来有段时间不怎么痛了,就没太注意了

后来又去了一个专门的骨科医院,医生让验了下血,说尿酸偏高又可能是痛风,开了一堆药,其实我感觉他很不靠谱,也没吃药。

前几天仔细观察,左腿膝关节似乎有点积液,腿伸直的时候比右边大了一些。又去了趟南山医院,医生了解了以往的各种情况和症状以及就诊记录之后,说做个MRI检查下吧。于是就做了下磁共振检查,这次检测出来的结果,比较可靠一些,报告上说,“左侧膝关节外侧半月板前角内可见小片状稍高信号影”,医生说先好好休息休息,尽量避免爬山,上楼之类的运动,开了一二十盒硫酸氨基葡萄糖。

关节软骨由于没有血管,只通过关节液来输送营养物质,所以很难再生。不过好像说纯天然锯峰齿鲛软骨粉可以促进关节软骨再生,希望如此吧,如果后面的医学发展可以搞清楚具体的机制并合成相应的药物,很多疾病都能解决。

通过观察了解,我感觉门诊医生这个角色职位,完全可以用机器自动化起来,我们看病,无非是听病人描述一些那里疼痛,什么症状之类的,然后把问题范围缩小,最后使用一些检测仪器和手段,比如验血,X光,CT之类的,检测各种参数结构,最后得出来结论。

如果编写一个程序,通过问答式的交互输入,比如,问病人那里不舒服,病人输入头疼咳嗽之类的症状描述,这个程序就通过内部建好的数据来查询相应符合症状的各种问题,然后继续提示问其他症状,一一排除不必要的问题,直到最后剩下一两个,就可以给出结果,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如果有歧义,有好几个选择,则提示各种可能,并给出相应的检查选项,比如建议去做一下CT,然后提交报告,程序根据检测报告再进行相应的判断

这个系统可以通过全世界各地的医学专家不断的完善,不停的在数据库里加入新的描述,并修改完善已有的描述,这样专业度就越来越高,即使不能完全取代门诊医生,也可以作为医生诊断的重要辅助。

其实门诊医生是个很尴尬的职位,如果一个医生经验丰富,那么他就会处于很重要的位置,很难去坐诊挨个处理挂号病人,当然我们现在有挂专家号,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但这种资源毕竟比较少,大部分门诊医生良莠不齐,技术水平也参差有别,加上病人很多,各种问题就容易滋生,现在的医患关系紧张,也是多方面因素都有的。

人体也只是一个构造十分微妙的机器,如果能够精确检测这个机器的每一个状态,那么就能给出各种疾病和问题的可能。其实人体内部有各种各样的感应传感器的,这就是我们的疼痛系统,某个位置疼痛,就说明功能出现了异常,具体的情况,就要通过其他方式检测了,现在我们医学常规的手段,检查下外观,验血,然后就是各种成像技术,内窥镜,超声波,X光,磁共振等,这些手段检测出具体部位的内部构造结构发生的改变,确定问题所在。

现在可穿戴医疗设备炒的很热,通过传感器实时检测血压,心率等身体运行参数,统计报表分析,得出各种参考结果。

毕竟我们能够检测的参数有限,所以这些设备的功能也受到限制,但大体思路是可以看清楚的,如果能够出现更多的便携传感器,那么这些设备的功能也会变得更强大。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科技得到突破,可以用一个很小的便携设备检测身体的任意断面结构,那基本上医院就可以不用去了,简单疾病只需要通过程序测试,复杂一点的可以上传各种检测图片到某些网络医疗结构,这些机构的医生坐在电脑前跟程序员一样上班,检查那些电脑无法处理的结果,得出结论后直接通过医疗机构的网站系统,生成诊断报告,邮件通知,这样医院就成为一个做手术的地方了,只有对人体进行操作才会过去。

现实一点说,前面提到那个医疗程序,是完全可以用现在的技术实现的,在服务器端存贮各种数据信息,用web页面进行简单诊断,或者做成一个手机应用,病人只用简单的交互选择回答一些问题,甚至就是在给出的可能选项中进行选择,就像现在的某些性格测试的小游戏一样,这样就不用到医院人山人海的挂号排队了,甚至还可以保证诊断的可靠性。

早期的人工智能研究者实现过一些类似的专家系统,比如MYCIN,现在也有一些类似的诊断辅助系统,可惜都没有做大,一方面是技术原因吧,我觉得更多的是社会和经济方面的限制。如果在这个领域投入大量的金钱和人力,大量医生思想转变并进行尝试,这个领域应该大有可为。

晚清

五一我专程去江门新会,拜访了下梁任公的故居,并且顺路到翠亨孙中山的故居看了看。这两个晚清影响巨大的人物,有很多东西可以说。

关于历史上的任何事,我们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念会给一个基本的定调,比如某些人有什么贡献,某些人有什么影响等等。

可惜这些东西往往被一些背后的东西操控着,并不能给出真实的结论,特别是对近一段时期还有影响的,或者当事人还在,如果是重大事件的当事人,那么他们一定身居要位,对这些人和事的处理和定性都会趋向于对他们自身有利的方向。

人的想法是个复杂的东西,但是人群的想法,就没有那么复杂了,如果有人善于观察总结这些规律并加以利用,那么就可以做许多事。对于人群行为影响最重要的一点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念和思想取向,或者说是舆论思潮。

梁启超说,“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处在权利风潮浪尖的人物,一般善于制造对自己有利的舆论,或者叫造势,利用人群中的某些内在的东西,轻轻激发点拨调整,从而改变事物进展的方向。

梁和孙两个人现在的地位和评价,很好了体现了这些观点,孙被不切实际的夸大,而梁则被严重的忽视。而当时他们两个产生的影响,可能恰恰相反。

去过南京的中山陵的人,都会有感于其气魄宏大,中国历代帝王的陵墓,恐怕都要甘拜下风。

孙中山早年的时候曾经上书过李鸿章,陈述利弊,希望变革,当时他多半是想谋取一官半职,进而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并非纯粹的革^命,后来可能是不得志才转向推翻清王朝的

坦白的说,孙并不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他进行过无数次的革^命,但是没有一次成功,辛亥革^命的胜利也跟他没多少牵连,当时他还在国外,一开始听到还不相信,他的大总统完全是白白捡到手的。当时中国的局势他也控制不住,不得不让位于袁世凯。

后来的军阀混战过程中,他也没能脱颖而出,被排挤到边缘广州,而且还面临着部下的叛乱。而当他死后,蒋介石打着他的旗号,很快就统一了中国。孙的才能从中可见一斑。

后来蒋之所以大力鼓吹孙的思想并称自己是其追随者,多半是因为他能利用手头的一切资源,通过鼓吹孙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蒋本身并不怎么认同孙的意见看法,他所做的,只是利用其影响来改变整个人群的行为,某种程度上,蒋跟李鸿章有些相似,不拘于形式,而能真正做事情。

对于理论方面,孙的贡献虽不大,不管是出自于自己还是从别处拼凑借鉴,毕竟也提出了一些有用的理论,比如基于当时中国国情,社会混乱,民智未开等提出建-国分为‘军^政’‘训&政’和‘宪~政’三个时期,还有包括所谓的三.民-主.义五`权分-立等思想,这些后来被蒋部分的贯彻实行。

总的来讲,孙虽然有一定贡献,但被不切实际的夸大了,宋教仁评论他说“盖孙文素日不能开诚布公,虚怀坦诚以待人,做事近乎专横跋扈,有令人难堪处故也。”,“像孙逸仙那样的野心家做领导人,中国革^命要达目的,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黎元洪也说,“世人对孙逸仙有错误的认识。在推翻清王朝的革^命中他根本没做什么实际的工作”

梁启超对他的评价稍微正面一些,“孙君是一位历史上大人物,这是无论何人不能不公认的事实。我对于他最佩服的:第一,是意志力坚强,经历多少风波,始终未尝挫折。第二,是临事机警,长于应变,尤其对于群众心理,最善观察,最善应用。第三,是操守廉洁,最少他自己本身不肯胡乱弄钱,便弄钱,也绝不为个人目的。”只是对他做人方面的一些肯定,并没有论及他的贡献。

鸦片战争敲开中国大门之后,香港首先被割让了出去,所以广东离这些洋人比较近,容易接触一些新的思想事物,我想梁和孙都出现在这边,并不是巧合。

晚清人才辈出,国家羸弱,这些人都存着报振兴民族的信念,根据主张理念不同,可以大致分为几个派别。

首先是以李鸿章张之洞为首的洋务派。李鸿章就像前面所说的,是被社会舆论给扭曲了的一个人,客观来说,李是一个很值得钦佩的人,有胸襟,有手腕,做了许多实在的事情。他的坏名声,主要来源于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人们需要一个替罪羊,另外许多条约都是由他来签订的,所以人们也把这些不平等条约的罪责归咎到他的身上。人们没有看到的是当时的国力虚弱,不从大局出发,不归咎于己,而归咎于尽力斡旋争取的李的身上,这也是所谓整体民智不高的体现。

洋务派是最早开始引进学习西方技术的,他们面临的最大敌人不是外国人,而是国内的保守派,长时间的天朝自大的观念,想要贸然改变,确实很难,这就是所谓的大趋势,舆论以及社`会思^潮,经过多年的坚持努力,许多年轻人接受新思想的教育,到了1900年左右的时候已经大为改观了,这点可以从清廷开始重用留学人员看出来。改变一个民族的观念,至少要几十年,一两代人才行,顽固的旧思想者逐渐去世,而接受新教育的年轻人开始接管社会,变`革就被扭转到了另一个方向。

洋务派做出最大的改变,不在于开设多少工厂,修建多少铁路,而在于通过引进这些事物,改变整体民众对西方事物的接受,在上层跟各种顽固守旧势力辩论探讨,下层则开办学堂,招收工人,铁路和工厂,不止对参与其中的人有影响,也对周围人对于西方技术的认识。

另一个对中国传统观念最大的刺激是日本,甲午中日战争失败,让所有人意识到旧的方式不行,必须进行变革。鸦片战争只是激起一点波澜,甲午中国战败,一直不放在眼里的小国日本通过西方技术维新图强,则让所有人一下惊醒。随后爆发了所谓的维新变法,梁启超也开始登上政治舞台对后续历史进程产生影响。

康有为并不是一个值得称道的人物,他的人品并不太好,当时的变法过于激进,而且缺乏长远眼光,他本人的思想也很传统,对于西方先进的政^治理念则完全不懂。

梁于变法之后流亡日本,阅读了大量的西方书籍,这时候也是他一生的黄金时期,发表了许多影响深刻的文章,向中国介绍了民~主、立^宪等这些先进的政^治理念。梁的名声也是这段时间起来的。

梁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随着见识增长,逐渐改变自己的理念,早期追随康有为保皇,后来与孙等人讨论后认为需要进行革^命建立共`和政*体,后来游历美国后又认为中国不适合美式共*和制^度,通过君^主立~宪,逐步过渡,最终实现民~主共和,希望通过改良进行政^治改`革,这时候跟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梁当时观点很清晰明确,甚至预测到了暴-力革^命后导致的军阀混战,这场论战,其实意味着中国有识之士对政_体国_体的思考,以及如何改变几千年帝制的考量。革^命`党当时并没有多少深刻的看法,大部分都过于牵强,但是通过这个辩论,其中的思想理念,对整个中国知识界的影响启发还是很大的,许多一开始迷信革^命的人转而开始拥护梁的主张。

在这些舆论趋势的影响下,清政府为了维护稳定,不得不进行改变,派出五大臣出洋,考察各国宪法,试图进行君主立宪的改革,考察结束后的报告奏折,实际上是找的梁启超和杨度草拟的。这场改革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毕竟在缓慢的推进,直至到辛亥革^命终止了它的进程,并不能算是失败,它只是夭折了。

辛亥革^命的成功,本质上并没有多少孙的功劳,大部分是梁的文章所造的趋势,胡适评价说,“阅报时,知梁任公归国,京津人士都欢迎之,读之深叹公道之尚在人心也。梁任公为吾国革^命第一大功臣,其功在革新吾国之思想界。十五年来,吾国人士所以稍知民族思想主义及世界大势者,皆梁氏之赐,此百喙所不能诬也。去年武汉革^命,所以能一举而全国响应者,民族思想政治思想入人已深,故势如破竹耳。使无梁氏之笔,虽有百十孙中山、黄克强,岂能成功如此之速耶!近人诗‘文字收功日,全球革^命时’,此二语唯梁氏可以当之无愧。”

梁所推进的,是一次思想的革^命,就像洋务派早期遇到的守旧势力一般的传统思想,是对闭关锁国盲目自大的革^命,他推翻了传统中国士大夫那套理论方法,引进了新思想,开启民智,对于中国人的思想启蒙起着重要作用,影响了整整一代读书人,日本之所以快速相应改变,就在于其国民思想负担没有那么严重。

如果没有顽固思想的阻挠,李鸿章也许早就取得了变革改良的胜利,政^治的根本在于人心,人心齐,则任何事情都好做,欲变革体^制,引进技术,不能单靠行政力量强推。人心到了,上层不用行动,所有人都会主动要求变革。从这一点上来看,梁功莫大焉。

可惜民国建立后就不是梁的天下了,虽然他当过袁世凯政府的司法总长,教育总长等职务,但事实上并没有实权,也没有个稳定的社会环境让他来实现自己的主张,后来袁复辟帝制,梁与蔡锷等与之决裂,再造共^和,后面军阀混战中梁更是没有多大的影响了。梁本身书生气太重,在具体政治参与细节上,还是有很多欠缺的,就像卢梭一般,政治主张理想化居多。

毛早年读书时很崇拜梁,并深受其的影响,1958年曾评论梁说,“梁启超一生有点像虎头蛇尾。他最辉煌的时期是办《时务报》和《清议报》的几年。那时他同康有为力主维新变法。他写的《变法通议》在《时务报》上连载,立论锋利,条理分明,感情奔放,痛快淋漓,加上他的文章一反骈体、桐城、八股之弊,清新平易,传诵一时。他是当时最有号召力的政^论家。”,“他讲究文章的气势。但过于铺陈排比;他好纵论中外古今,但往往似是而非,给人以轻率、粗浅之感。他自己也承认有时是信口开河。”毛的评价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梁死后,由于国民党当政,像胡汉民这些人恨透了康梁,早期革^命派跟保皇党的争执中,无论是募集资金还是政^治论战,都处于下风,胡更是咬牙切齿的说康老儿如何如何,梁也被他列入同党,所以当时蔡元培提出要国民政府发褒扬令褒扬梁任公的时候,胡汉民极力反对,后来共•产#党上台,前几十年颠倒黑白,民众无法得到正常的教育,思想禁闭,这些历史和事物,都退居幕后。

甚至直到今天,梁的巨大影响以及他所做的贡献也并没有处于它应有的地位。但是随着人们思想日益开放,信息越来越容易获得,以及知识界的人对于历史开始客观的考证,我想梁任公有朝一日,总会得到应有的位置的。

辞职

辞职了

2009年7月19号,毕业进入腾讯工作,2014年3月20号辞职,再有四个月就满5年了,确实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总的来讲,腾讯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各种福利待遇都很好,对员工也不错。公司大了,当然也会有很多问题,但是我想这些问题在很多公司都会存在吧。

刚工作头两年还是很开心的,同事们都很好,工作也不是很忙,环境氛围也不错。

后来到一个加班很多的部门,因为当时刚成立,以为过去发展前景很好,过去一段时间才发现不是想象中的样子,GM从外面挖了许多人进来,管理很混乱,内部勾心斗角,当时天天加班,眼睛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问题。也就是12年的时候,当时还有其他一些事情,加到一起,实在是很不开心。想想也没啥好呆的了,不如辞职自己做手游。

后来毛哥跟我说,回幻想这边吧,平时工作不忙,有大量时间搞自己的东西。想想也不错,可以先休息休息眼睛,然后准备下自己的事情。

其实幻想是个不错的项目组,平时工作不忙,奖金发的倒是不少,上班一帮同事瞎侃侃时事政治,气氛很好,挺适合养老的。

可惜,呆了一年多,什么东西都没有做出来。之前看许多人说这种两边搞的方式不可取,一直不太相信,直到自己尝试之后才发现。首先是不敢太放开做,毕竟上班工作不能太招摇了,另一个是经常性的被打断,工作上的事情也要兼顾,就会先把手头的东西放下,这种状态切换的代价是很高的,因为进入状态需要一段时间,切出再进入,又要重新开始,特别是有时候一两周之后才有时间回来搞,甚至就懒得再整了。

另一个头疼的事情就是美术了,找过许多美术,大部分都是看完demo很有兴趣,结果画几下或者画几张图,觉得麻烦就不了了之。

本来去年就想辞职出去,一方面是美术问题没有解决,另一方面还是有些犹豫。但是当时基本的想法已经确定了,就是过了年肯定会走。

过年的时候以前的一个美术主动过来说他有想法,又拉了两个美术过来,后来他们出了一版切图,感觉确实是想做东西,心里有了些底,仔细考虑了段时间,最终还是辞职出来了。

感谢毛哥,回去一年多,没怎么帮到他,还想办法帮我争取各种好处。

坦白的说,我有很多想法,如果问我真正想做什么,那肯定是很大很遥远的东西了,游戏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但是,那些东西,想想还可以,实际做出来,困难重重,有些东西离研究阶段都很遥远,更不要说产业化了。

至少自己做了5年的游戏,对这个行业和技术相对熟悉一些,而且在当前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这也是最容易赚到钱的方式。大一点说,想改变这个世界,必须先有一笔足够的财力。小一点讲,要先想办法解决温饱问题。

一直在老东家待下去,至少可以保证一定的生活质量,有时候也想,娶个老婆买个房子,踏踏实实过一辈子算了。父亲也经常劝我,别瞎折腾。

我反正是厌倦了大公司那种天天上班的生活方式,平淡的人生,总要有一些挑战,内心的理想,总要想办法去实现。年轻的时候不追随自己的理想尝试尝试,怕将来老了会后悔,反正这年头也饿不死人。

我早就预料到前面的道路充满荆棘,困难重重,甚至看不清去处。但既然选择了远离大道坦途,就要坚持走下去。引用宋朝某大人物的话,“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老鹰

最近这段时间大族激光的楼顶上经常有一只老鹰驻足,有时候一连好几个小时都不走,从腾讯大厦的茶水间刚好可以看到,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

也许那个楼顶的角度很好,它喜欢在那里看风景或者休息。但应该没这么简单吧,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我猜测,它应该在那个楼顶下了个蛋,孵小鹰。

然后又开始瞎掰,如果小鹰孵出来之后,爬上去偷走,自己驯养,养大之后就可以擎在肩膀上,看到兔子一挥手,它就去抓回来,应该是很有趣的事。

不知道大族的楼顶有没有锁起来,大部分写字楼顶层都是封闭的,改天可以去看看,估计希望不大,而且上面边上还有一层是柱子,楼顶距地面有一百多米,且靠在边上,要是老鹰回来攻击自己的话,还是很危险的。

就是能把小鹰成功偷走,也没有空间驯养,封闭的房间并不能于其提供生存之地,必须要有自家院子的地方才行。而且哪里有兔子去抓呢,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以上都是不切实际的瞎想,仔细考虑下,古代人的农牧生活未必不好,他们过的说不定比现代人开心多了。没有太多压力,也不用加班,闲着没事就可以养一只鹰去抓兔子,或者拿个弹弓去打鸟。

那我们为什么过的这么累呢,我想主要是整个社会的节奏都加快了,虽然我们创造了大量的物质,但同样我们需要的物品种类也增多了,比如古人不需要电视机手机这些物品,但我们大部分人必须购买,可消费物品的增加也导致我们相应进行更多的工作,想方设法创造一些让别人消费的东西,其他人也在创造一些需要我们消费的东西,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互相刺激的效应,于是每个人都很忙。

如果有人做个统计并比较一下的话应该可以发现,农牧时代的平均工作时间,肯定比现在社会要少,个人估计,平均每天能到四个小时都应该算多了

其实以前人们也并没有想象那么好,打鸟养鹰之类的人,通常被认为是纨绔子弟。每个时代都有一些想做事的人,这种人往往过的比较辛苦。现在中国处于经济迅速发展的时期,整个社会的节奏普遍偏快,累的人就偏多了一些。

我并不太在意生活状态,是否富足的生活并不意味着开心。于己而言,更关心的是认知和思考。太过于轻松愉悦的生活,往往意味着虚度光阴,人都是在艰难之中学到更多东西。

老鹰往往独自出现,用屈原的话讲‘鸷鸟之不群兮’,处于生物链的顶层,能够供养的食物只能维持少量个体。人群之中,同样有类似于鹰的存在,这些人往往要付出更多的东西,耐得住孤独和寂寞,当然,也飞得更高,视野更广。

迁移

在linode买了台vps,加州fremont机房,1G内存,24G硬盘,xeon L5520 cpu,ping值在180ms左右,性能速度尚可。有个公网ip的机器还是很有用的,比如开一些服务,可以在任何地方连上去,或者开vpn绕开长城。

以前在一个叫cyberultra的新加坡运营商那里买了虚拟主机,一年下来几百块前,基本还算稳定。用了三年,下个月到期,想想还是换下吧,在一个地方耗的太久,因循守旧,就像人生,总是觉得乏味。

今天在vps上装了个apache和mysql,整了整wordpress,把以前的数据导入,算是差不多搭了起来,换了个新的主题,尝试改变下。

罗列一下遇到几个小问题,一个是permlink改变成非?打头的话,会导致404错误,找不到页面。仔细找了下,是.htaccess文件里的重写规则没有生效,在apache的配置文件的Directory项里,AllowOverride None会把这个选项关闭,改成AllowOverride All就可以打开了。另外还要注意看下apache的rewrite模块有没有打开。

另一个是theme的问题,右边的widget里都有一个Click to view/hide的头,看起来很不协调。懒得去慢慢看代码修改了,先将就着,改天再换个主题用吧。自从眼睛出问题以来,心情精力严重下降,没有当初巨细靡遗的折腾劲了。

现在微博微信大行其道,博客开始变得越来越小众,就像某种古老的技术一样渐渐淡出。我不喜欢微博,一大堆无用信息,把精力都耗费在看别人唠家常上了,加上眼睛不好,手机用回了nokia黑白屏,似乎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从个人而言,这些新型的媒体或者社交形式,除了把空闲时间套牢,信息量实在微乎其微。

我想博客还会继续存在,就像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一样,比如邮件列表还是开发人员最有效的沟通方式,bbs仍然提供有价值的社区交流,博客也会继续记录个人的思想,一直作为一种概念形态凝结于未来的社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