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花了一个晚上实现了MD5算法,参考了Ronald Rivest的实现。

最近一直觉得自己写程序上了一个档次,不免飘飘然,但昨天让我意识到自己还差很多,代码看起来略显丑陋,跟unix下那些优雅的源代码没办法比。程序员应该一直抱着谦虚地心态,学无止境。

学习研究,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得到的东西越多,随之产生的未知也跟着增加,任何时候都不能满足,超越别人之后还要不断超越自己,科学不是为了跟别人竞争而研究的,是为了探索和兴趣,就像牛顿同学所说的,“我只是一个在海边爱玩耍的孩子,偶尔为发现一两个漂亮的石子而雀跃不已”,能力越强应该越懂得谦虚,人一生就是不停的为自己的兴趣而努力,不该有丝毫懈怠。还是孔老先生那句话,生无所息。

不同的人经历同样的事情,往往会有不同的感触,记录历史的,同样也是人,不可避免的受到他自身的影响。

人类对历史的理解,是通过文字的记录,亲身经历都有不同的说法,更何况通过一些本身就有一些倾向的书本。世界很大,同时发生很多事情,我们自身生活的世界尚需一生的时间感受经历,过去发生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尽的。

几百年前的人类的物理结构跟现在人基本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智力程度也是。他们也没有我们在历史书上所看到的那般愚蠢,很多事情,发生之后再看,已经丧失了绝大程度的真实性。

人类文明的进化,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现在高度发达的技术,科学,比之几千年前的春秋战国,古希腊文明,本质上的提升,与普遍的认为,可能大相庭径。

这几天随便看了一些书,留点感触。

彻底的绝望~~~

心情坏到了最低点,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一次次的打击我可怜的心灵~~

看来留在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明天再跟老师好好谈谈吧.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前几天一直很难受,头痛,恶心,一开始我以为是外边汽车的噪音和气味引起的。很不在状态。甚至连程序都写不下去了,看电影觉得镜头太晃,打游戏觉得滚屏太抖。没办法,睡觉吧,至少睡醒之后觉得正常点。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空虚,无聊,精神上和身体上头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直到前天晚上,我才决定出去跑步锻炼一下,绕着学校跑了几圈,一个人跑步挺没意思的,刚开始跑有点喘,不过稳定下来后便觉得跑步其实比走路更轻松,照这个事态发展下去,估计跑它几十公里都没什么问题。不过我的目的是锻炼,不是跟人较劲跑马拉松,几圈过后觉得活动够了便回了寝室。

可惜运动也没有一点用,第二天照样难受。想来想去,最后发现这几天晚上其实并不热,早上起来之后觉得身上很凉,而我,每天都拿个床单盖在身上,难道我这些天来的不适竟是传说中的感冒?盖个被子试试吧~~~

没想到今天果然好了,我的精力又回来了,一敲键盘就不一样,有种狂敲程序的冲动。呵呵,想不到这么大了,感冒了都不知道是什么病~~~~~

btw,今天起来觉得盖个被子都有些凉意,前几天拿个床单当被子不感冒才怪~~~~~